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尸命_ 第264章 湖底的人-

时间:2021-07-06 16:42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骑马钓鱼小说尸命 第264章 湖底的人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随着我一剑混沌火斩出,那无名小湖的湖面上立刻“轰”的一声燃烧起来熊熊的白色火焰,那湖水好似汽油一样,就那么轻易被引燃了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白色的火焰就开始变成蓝色,然后开始熄灭。

    我再想加入新的混沌火就发现,我最多再斩出二十剑,而这二十剑消耗的湖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,距离把这无名小湖的湖水烧干。还差的很远。

    所以在斩除那一剑后,我就收手对着田思晗和南宫娊枂摇头。

    田思晗叹了口气说:“看来是我异想天开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南宫娊枂又射出一剑星落,想要再试一下,可星落箭矢在射出的瞬间就被那密密麻麻地蚊子蛊虫给包裹了起来,随着一堆蚊子蛊虫的落下,一批新的蛊虫瞬间补上,那结界还是没有丝毫被破的痕迹。

    田思晗这个时候对南宫娊枂说:“南宫道友,先省下自己的灵力,我们再来想想其他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南宫娊枂问田思晗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田思晗便说:“这蛊虫控制无非是气味、声音和意识三种,而在这三种控制方法中,意识为最高级的控制手段,而气味和声音。初级蛊师才会用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气味和声音控制蛊的方式比较单一,不会出现像我们眼前冥蟁结界这样的协作性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面前这些蚊子蛊虫是被意识所控制的!”

    “可是要控制这么多数量的蛊虫,绝对不是大巫师徒弟那样等级的人能够做到的,所以这里面肯定还有什么猫腻,只要我们能够参透其中的猫腻,可能就会有办法破除这结界!”

    田思晗说了半天都在分析如何找到破解之法的方法,可并未有真正的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一道灵光,我想到了“领蝶”的事儿,领蝶是靠一只公蝶在控制其他的母蝶行动。

    我们眼前的这些蚊子会不会也是这样,它们也有一个领头的呢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就飞快把我这个想法告诉田思晗和南宫娊枂。

    田思晗立刻道:“很有可能是这样,如果控制这么多的蚊子,大巫师的那个徒弟就算在天资卓越也是做不到的,可如果通过一只领头的蚊子控制这么多蚊子的话,那就有可能了!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比放养,只要控制了头羊就能控制整个羊群,没有必要每只羊都去控制!”

    说着田思晗就走到我旁边拍拍我的肩膀说:“陈雨,多亏你提醒了我,以后我在控蛊上,也是有了新手段!”

    说着,田思晗看了看那无名小湖的湖面道:“说不定那一只领头的蚊子就在水里面。”

    南宫娊枂这个时候道:“我们刚到这里过那竹桥的时候。马长河不是在那青铜蜈蚣柱上滴了几滴血液,然后说,如果不滴血液那些桥上的蛊虫就会攻击我们,这是不是说明那些蛊虫是受到蜈蚣柱的控制。那蜈蚣柱也有蹊跷?”

    我和田思晗同时点头,然后同时向那竹桥看去。

    只是那竹桥现在在结界外面,我们现在无法对那青铜蜈蚣柱做出研究。

    田思晗也是说了一句:“说不定那蜈蚣柱和这里的结界有关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田思晗就从腰间解下一个竹筒。然后把竹筒的盖子拧开,放出一只血红色的蜘蛛来。

    接着田思晗对着那蜘蛛指了指,那蜘蛛就飞快地向湖面上爬了过去,蜘蛛很轻。速度也是很快,在水面上爬行比在地面上的速度还快,不一会儿的工夫,那蜘蛛就爬到了冥蟁结界的和水面的交界处!

    田思晗说:“那些蚊子是从水面的交界处开始补充的。仔细观察那个位置说不定会有发现。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一群蚊子对着田思晗的那只血红色蜘蛛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一瞬间将其包裹了起来!

    等着那些蚊子散开的时候,田思晗的血红色蜘蛛已经完全不见踪迹了。

    我问田思晗,他的蛊虫呢。

    田思晗皱皱眉头说:“被吃了!”

    田思晗的那只血红色的蜘蛛是金身蛊。比那些蚊子高了两三段,可它却在那些蚊子面前毫无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田思晗这个时候继续说:“看来,我们不能贸然靠近那结界,否则也是会被攻击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刚才的那一幕。我就更不敢放我的小吃货去造次了。

    万一小吃货被吃了,我也就完了,它可是我的本命蛊,我的命是相连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。南宫娊枂直接用星河之眼开始观察那无名小湖,过了一会儿她就道:“在湖底有一个类似蜂巢一样的东西,所有的蚊子蛊虫的虫卵都是那个东西里面飘出来的,而在那个类似蜂巢的东西里面有一个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南宫娊枂直接愣住了。

    我和田思晗则是着急问道:“有一个什么?”

    我更是直接问:“大蚊子吗?”

    南宫娊枂摇头说:“不是大蚊子。而是一个人,所有的虫卵好像都是那个人身上产出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?

    听到南宫娊枂这么说,我和田思晗也是愣住了。

    我继续问,那个人长的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南宫娊枂说:“他穿着一身轻便的素色苗衣,裹着头巾,身上的毛孔微微张开,那些蚊子的虫卵都是从他的毛孔里钻出来的,他怎么会产出虫卵?是蚊子精吗?”

    听到南宫娊枂的描述。我就不禁看看自己的胳膊上的毛孔,忽然觉得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想象一下毛孔下钻出虫卵的画面,我就开始觉得恶心!

    南宫娊枂这个时候继续说:“那个人不会就是大巫师的那个养蛊的徒弟吧?”

    田思晗说:“应该就是了,大巫师不说是这个结界是他徒弟布置和控制的吗,那个不断产生蚊子虫卵的人就是这结界的源头,而他应该就是大巫师的那个徒弟了!”

    田思晗说这些的时候,南宫娊枂忽然弯弓搭箭对着湖水下瞄准道:“这水下都是虫卵,没有蛊虫,应该不会有什么东西阻止我的箭矢吧,只要我这一剑射中湖底的那个人,说不定结界就破了”

    不等南宫娊枂把话说完,湖面上忽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蚊子蛊虫。那些蚊子把结界内的湖面也是全部给覆盖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状南宫娊枂还是射出了一箭,只是这一剑飞快就被湖面上的蚊子群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我道:“看来湖底的那个人能够听到我们说话啊!”

    南宫娊枂皱皱眉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十几秒,南宫娊枂继续说:“我在那个人的身体内看到了一只巨大的蚊子,那只蚊子就在他的心脏位置。而所有的虫卵都是由那个人,那心脏的蚊子产出的只蚊子应该就是这里所有蚊子的母蚊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南宫娊枂就把眼睛暂时闭上,然后再睁开的时候,她已经没有再使用星河之眼了。

    看来刚才这次使用星河之眼对她眼睛的消耗很大。

    我下意识问南宫娊枂:“你怎样了?”

    南宫娊枂用很温柔地声音说:“没事!”

    不过很快她又严厉道:“不用管我的情况,你还是好好想个办法去破除这里的结界吧,我可不想在三天后变成一只小鬼的奴隶!”

    “若是让我从这结界中出去,我一定去宰了那个大巫师!”

    这也是我的想法。

    田思晗这个时候说了一句:“那母蚊控制这么庞大的的蚊子数量,应该是靠着天生的意识线的联系,如果我们无法直接攻击母蚊,那就斩断那些意识线就能够暂时切断母蚊对那些蚊子的控制!”

    “那样的话我们就能够冲出这结界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我的心境之力没有那么强大”

    听田思晗这么说,我就立刻道:“我或许有办法!”

    我的剑意可是心境之力的体现。自从我升到了立宗天师,一剑长空和断水一剑我都能够各用一次,而且还能保证自己体内留一口气,所以我用其中一招来破这里的结界也不会让自己失去战斗力!

    田思晗问我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不等我说话。十分了解我的南宫娊枂就道了一句:“陈雨的剑意,他有两招极强的剑意招式,说不定真的能够破了这结界!”

    田思晗赶紧让我试试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想了一下。就准备用“一剑长空”来破除这冥蟁结界。

    我不停地聚气调息,然后微微抖了一下手中的清痕剑。

    “嗡!嗡!”

    清痕剑立刻发出轰鸣的声音,这是一剑长空的前奏曲。

    随着剑身的震动,我体内的剑意蜂拥而出,同时清痕剑本身的剑意也是跟着躁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将长剑一挥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股剑意划出,瞬间那冥蟁结界就被我的一剑长空划出了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我们也是赶紧起身从那一道口子飞出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往外飞的时候,整个冥蟁结界就在我一剑长空的作用下彻底崩塌了。

    我们成功飞出了无名小湖。落到了岸边。

    田思晗不由看着我诧异道:“好强的剑意,陈雨,你这心境之力的工夫可真是强啊,连我都自愧不如!”

    “我们几个师兄弟里面,能够在心境之力上和你一较高低的,恐怕只有我那个变态的王师兄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那崩塌的冥蟁结界忽然又重新组合了起来,显然湖底的母蚊重新开始控制那巨大的蚊子群了!

    不过这次蚊子群组成的不是冥蟁结界,而是一条巨大黑色的蚊群蟒蛇!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