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江湖病人:妖僧_ 031. 失策-

时间:2021-06-24 17:4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水草二十三小说江湖病人:妖僧 031. 失策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驹阴寸金。

    眨眼间,五鹿浑同胥留留宋又谷三人被困大椿客栈内已满八日。

    这天方至掌灯时分,宋又谷坐于距木尽雁尽最远的座上,一边一根根细抚眉毛,一边垂头丧气道:“今儿可是期限,若那小滑头还回不来,你们说那千里莺啼兄弟俩,会要如何对付我等?”

    胥留留稍一掩口,既是笑宋又谷鼠胆,又是笑他给那左右护法起的诨名,少待,方沉声应道:“宋公子莫是忘了,上回因何又中了那五彩眉?”

    “你可休提此事。”宋又谷唇角一耷,已然见怒,“屋内那么多人,他们哥俩儿怎就一而再专捡了我施那迷药?还不是因着本公子风流倜傥,令人看了心下不平。”

    五鹿浑静立一旁,已然无心同宋又谷计较,只在心里暗暗念叨着:闻人姑娘前往玲珑京已有八天,且不言期不期限,我只望她无恙,莫要生出旁的风波便好。

    胥留留见其神色,自是解意,长纳口气,柔声宽慰道:“五鹿公子切莫心忧。闻人姑娘虽是初历江湖,然其多有巧思,轻功亦是已臻化境,身上又带了你交托的祥金卫牙牌同那信物,想来无人敢为难于她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如此,怎得此时此刻,尚未归返?”

    胥留留白一眼宋又谷,轻道:“你不是也说,大椿往返玲珑京,至少需得五六日么?路途遥远,耽搁一会儿,有何稀奇?”

    几人正自计较,陡闻得一阵紧促拍门声。

    门边木尽雁尽也不含糊,换个眼风,已然卸了门闩,严正以待。

    屋内诸人瞧得来人,俱是一惊。

    胥留留徐徐起身,一指来人,口唇微开,顿了足有半刻,方挑眉冲五鹿浑道:“这……便是你那胞弟?”

    “他是五鹿老?”宋又谷亦是起身,目不转睛盯着,心下暗道:模样倒是不错,就是身形短小了些,半分也没有男儿汉气魄。

    慧颜闻声,亦是自榻边碎步疾行向外,定定看着来人,眼内流彗见黯。

    五鹿浑怔楞一时,终是上前,细细一瞧来人,一边摇眉,一边轻声询道:“闻……闻人姑娘?”

    不出五鹿浑所料,眼前这一位,正是三日拍马不歇、不饮不食一路自玲珑京赶回大椿的闻人战。

    闻人战见诸人情状,这方反应过来,右掌抬至耳后,轻巧一揭,已然将面上那人皮面具扯下,扔在一旁,又上前跺了两脚,方径自行至桌前,捧着茶壶牛饮开来。

    “小滑头,你怎得这幅装扮?”宋又谷立时凑上前去,递上碟绿豆凉糕,“还有,那五鹿老呢?”

    闻人战听了这名字,膺前起伏无定,狠狠咽了口内茶汤,冲宋又谷一噘嘴,委屈道:“此行……本姑娘……输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人已起身,埋首胸前,徐徐行至五鹿浑身边,撇嘴哀叹,“鹿哥哥,我……有负所托!未能......未能将你那胞弟如期带来此地……亏得动身之时,我还那般夸口,现下想来,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!”

    五鹿浑眼风一扫慧颜同左右护法,唇角浅抿,反是柔声笑道:“莫要如此。你可知道,你能毫发无伤回到大椿,在下心里,已然欣喜万分。胞弟之事,稍后我再同木尽兄商议一番,总能得个计策,令胞弟同慧颜姑娘相见。”边道,边轻柔拍去闻人战肩头落尘,回眸一指那人皮,接道:“闻人姑娘这易容术,也是高明。若非在下同胞弟太过熟悉,怕是也会为你诳了去。”

    闻人战不由娇笑,立时应道:“同游叔叔待在一处,总得学点儿他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“闻人姑娘,此次前往无忧王府,可是遇到了什么出乎意料的麻烦?”胥留留低眉,瞧着那人皮面具,接道:“你既可易容成五鹿老模样,想来定是混进了王府才是。”

    闻人战一听,轻咬了下唇,两目眨巴个不停,眶内列宿,更显耀耀。

    “我那计策,原是万无一失才是。孰料得……”闻人战长长叹了口气,长睫一振,神魄已是飘往三日前。

    子时。

    玲珑京郊野一密林外。

    闻人战穿一袭秋色长袍,头顶束发,佩一玉冠,抬掌轻捻颌上青须,洋洋得意,“本姑娘这一招瞒天过海,使得忒妙!”话音方落,两手一提那过长的外衫,放脚便往林内。

    寻摸了足足一个时辰,闻人战终是在密林另一沿一棵老树边上,找到一匹正悠闲吃草的白马。马匹背上,有一搭袋,闻人战探手一摸,果是寻得一封银子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得仅有一匹快马?”闻人战面色陡改,手上火折子一颤,心里咯噔一声,暗叫不妙:木箱呢?五鹿老呢?若说那唤作小迎的贴身护卫没按我的吩咐行事,这一处,便不该有这快马;然则,若是他依令而行,怎就只见快马呢?

    闻人战思前想后,不由甚是后怕,念着返回大椿尚需个三两日,若要如期归返,也只得不做停留,先回去同五鹿浑等人汇合才好。

    一番计较下来,闻人战也顾不得换装,顶着一副五鹿老的样貌打扮,翻身上马,奔逸绝尘,直往大椿赶。

    三日又六个时辰前。

    玲珑京,无忧王府东面耳房内。

    闻人战虽是忿忿,放言将五鹿老斩成人彘以为威吓,然则那五鹿老,早是昏沉沉醉在榻上,又岂会为着这气话惊惧?

    闻人战思量再三,伴着肚皮一声连一声的咕噜,一个念头,飘飘忽忽便漫出脑壳来。

    “幸亏游叔叔教了本姑娘两手易容的皮毛。”闻人战笑靥大开,抬手拍拍身侧一随身布袋,轻声自道:“此时此地,想来堪用。”话音方落,闻人战已是急不可耐,妙手一开,施为起来——两掌并立,左刀右剪,三下五除二,先将五鹿老那山羊胡须剃下。

    易容这般功夫,所需的,一则是一对巧手,化腐朽为神奇;再则是一双明眼,可在短时间便将易容对象的特征记下,这方好依样画葫芦,不致失真;最后,还离不得一颗七窍心,见招拆招,应对从容,方可将身边一干人等全部糊弄过去。

    游旧传授闻人战这本事时日并不久,然则巧的是,闻人战却是天生的冰雪玲珑,操习起来,也是像模像样,颇慰游旧老怀。

    约莫两个时辰后,屋外早是大亮,闻人战取了桌边一块小镜,细瞧其中:见一男子,年不过二十出头,形容煞是美好。高鼻深目,薄唇尖颌,肌肤雪白,更衬得一把山羊须颜色浓重,颇显出男子气概。

    闻人战见状,巧笑不迭,转眸再瞧榻上那人,活脱脱一副娇俏少女样貌,哪里还有半点五鹿老先前的样子?

    闻人战两掌一对,心下早是沾沾自喜起来。垂眉细观,眼睛却又盯上榻边玉环所牵那根银铃,此一时,少女那压不住的好奇心又不合时宜的发作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无忧王子的样貌,现这宅子里,属我最大,何需惧了这小小一条铃去?”闻人战话落手起,右掌四指一并,已是徐徐拨弄在那铃上。

    哗哗哗,其声尖脆明亮,却不令人烦扰。

    闻人战殷殷心切,举首戴目,候了不过半盏茶,已然听得屋外一仆妇恭敬道:“遵王爷令,进肉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数人鱼贯而入,掌上各托一盘,其上分列羊肉、牛肉、禽肉、河鲜。

    闻人战尚在耳房稍内,也未将来人尽数瞧得仔细,然其鼻尖一抖,口内津唾,已是咽不尽。

    待那仆妇一一告退,闻人战立时凑到餐盘跟前,两掌一拍,也不劳筷子帮忙,十指急抓了那些个熟肉,狼吞虎咽起来。

    一袋烟后,闻人战又将那银铃摇了数次。多回试探下,其方知晓这银铃用法。

    “摇一摇,便是进肉;摇两摇,便是进羹汤;摇三摇,乃是进水果,摇四摇,才是进奶酒。”闻人战徐徐吞了掌内新鲜果子,又把那奶酒一饮而尽,摇头晃脑接道:“你这无忧王子,当得果真逍遥,可是羡煞我也。”

    酒足饭饱后,差不多快到未时。闻人战听门外护卫战战兢兢询了两次,问五鹿老今儿是要再往忘形园子,还是就在府内游玩。闻人战念着自己尚难将五鹿老嗓音效的惟妙惟肖,只得佯怒,冲护卫发了一通脾气,推说身体不适,今日不想动弹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不过半柱香,闻人战耳郭一抖,已然听得门外一护卫恭敬道:“禀护卫长,王爷今日身子微恙,可要请大夫前来瞧上一瞧?”

    那护卫长倒还沉着,轻声低应了几句,便恭声奏请,入得房内。

    闻人战见状,立时将榻上锦衾一扯,盖在身上,掩盖同五鹿老身形差距,后则急咳了数回,刻意粗声粗气道:“那个,……咳咳咳……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护卫长应声上前,拱手施揖,却将头脸埋于膺前,不敢直视闻人战,疾道:“王爷,小迎在此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,小……小迎啊,”闻人战心下暗暗发笑,又再接道:“本王感觉身子乏得很,还咳喘不止,今日例行安排,便都撤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遵命。”小迎稍显急迫,道:“可需小的吩咐小来,去宫里请太医来瞧瞧?”

    “免了!”闻人战抬声便道:“本王心知症结所在,怕是昨夜跟这迷路的妖姬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尽,那小迎已然颊上一红,喏喏不敢再应。

    闻人战不由浅笑,将身子一缩,靠于床榻另一头,冲着小迎招了招手,命其稍近,方一指对面五鹿老,笑道:“这个美人儿,你可识得?”

    小迎稍一探头,瞧了一眼,立时缩脖拱手,“小的……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对了。这府内美人儿何其多,连本王怕也难以认得清楚。”闻人战轻笑,啧啧两声,方再缓道:“你可知道,昨儿这美人儿夜半前来,竟说自己是迷在这偌大宅子里,找不到回内院的路了。本王疑着,怎得迷路之时,未见你们这群轮班倒岗的护卫怜香惜玉,指点指点?”

    小迎一怔,稍一支吾,沉声道:“王爷从不许府内美姬来耳房就寝,这一位……”

    闻人战一听,勾连之前五鹿浑所言,更知自己所料不差,目华一寒,立时接道:“你尚知道本王有此规矩?”

    小迎闻听,已是跪地,顿首乞罪不已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隔了一刻,闻人战终是抬声,“将她给本王装进木箱,今夜亥时,悄悄送到玲珑京外南面那片密林!给她留一匹快马、一封银子,一张地图,若其可在明日辰时回返府内,本王便不计前过,饶了她昨夜之罪;若她聪明,自行离去,本王也不多留;然则,若是明日辰时一过,她还迷在那密林内,”闻人战一顿,挑眉冲小迎道:“小迎啊,你可知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小的……领命。”

    闻人战目珠一转,将一方锦帕就了口鼻,又再咳了两回,直惹得喉头干痒,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“鹿哥哥,你说,怎得密林中只有快马,我却遍寻不得那口木箱?我可是眼睁睁在一旁瞧着几个侍卫将你胞弟塞进木箱的。”闻人战将身子往椅背内一靠,将两足放在凳沿,抱膝苦道:“莫非,是那小迎将五鹿老关在箱子里,同那马匹留于一处,却被有心人劫了去?”

    “当真如此,那我该如何是好?不但没能如约将你胞弟带来,反还弄丢了他!”闻人战垂眉低声,颇显忐忑。

    房内诸人听了闻人战所言,终是将玲珑京上前因后果理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宋又谷摇眉不住,那折扇一阖,却是自敲额心,“你这滑头……还当真滑头。”言罢,心里却道:此一计,好也是真的好,这般出其不意,怕也就她使得出来。只是,恐其低估了五鹿老那近身侍卫的能耐。正自思忖,已然闻五鹿浑轻道:“闻人姑娘所说的小迎,乃是胞弟亲信,作其贴身护卫,五载有余,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鹿哥哥可是说,那小迎,早早识破了我的易容术?”

    “既是如此,他又为何还在闻人姑娘指定的地方停了快马一匹?”胥留留眉头一攒,立时接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五鹿浑支吾一顿,心下早有了些计较,抬眉正巧对上慧颜眼光,四目交对,五鹿浑深感有愧,逃目支吾道:“慧颜姑娘……此回虽未成事,然则,在下总有办法,给姑娘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说说,还有何办法?又要如何交代?”木尽雁尽齐齐抱臂,踱了两步,正到了五鹿浑眼前。

    “在下……在下怕是得亲往玲珑京,携慧颜入无忧王府对峙。”五鹿浑略见沉吟,摇眉苦笑,“只是那时,恐怕就不能如现在这般,好声好气的聊了。不知,木尽雁尽兄可愿一往?”

    胥留留同宋又谷换个眼风,深解五鹿浑言下之意,单掌微攒,心下不由鄙弃道:五鹿老若是一味不认,且不言五鹿浑处境,单说这木尽雁尽二人,怕是便得跟王府高手拼个输赢,之后还不知那微泽苑要惹出何等祸事来。

    这般念着,胥留留眉头蹙的更紧,心里恶狠狠道:全赖那五鹿老,怎得行事,这般放旷,全不顾旁人死活?

    正在此时,屋门陡地半开;一个身影,已然闯进房来。

    众人见状,初时皆是怔楞,唯五鹿浑一人,目睑一开,吃吃笑出声来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