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大夏王侯_ 第四百一十五章 玉衡圣地-

时间:2021-05-28 18:59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一夕烟雨小说大夏王侯 第四百一十五章 玉衡圣地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宁辰封剑,九年不曾再出剑,正如其所言,不太喜欢杀生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可笑甚至有些讽刺的言语,然而,却是最认真的话,打了半生,真的厌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晨曦升起,若惜早早起来,开始收拾东西,因为昨天公子说过,今天可能要走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公子,燕歌城主真的会派人来吗?”若惜怀疑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恩,若是不出意外,就在今天”宁辰应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经过昨天发生的事,燕歌城主应该已做出抉择,再晚也不会拖过今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不多时,辛良辰到来,看到桌上整理好的包裹,不禁一愣,看着房间的红衣身影,不解道,“宁兄要走?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恩,叨扰许久,也是时候该离开了”宁辰点头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着急,不如再多留几日,良辰也好带宁兄多熟悉一下南陵不同于东域的风土人情”辛良辰诚恳挽留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良辰兄这些日带我们见识的已够多,我和若惜十分感谢,不过,有一些拖了很久的事情还没有做完,不能再多做停留”宁辰实话实说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辛良辰见挽留不住,也不再勉强,轻叹一声,道,“既然如此,良辰也不勉强挽留,希望宁兄办完事情后,能再回来辛家看看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一定”宁辰点头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二公子,赵郡主拜访,说是要见您和宁公子”客厢之外,小厮走来,恭敬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辛良辰眉头轻皱,她怎么来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终于来了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宁辰倒是没有太多意外,留下若惜继续收拾东西,旋即和辛良辰一同朝前堂走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他之所以还没离开,就是在等燕歌城主的回复,如今等来,他也就可以放心离开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前堂,赵灵儿坐在堂中,看到两人走来,美丽的眸子中闪过淡淡的光芒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未曾想到,六羡楼的一次利益交易,竟会引出一位如此可怕的年轻人,连红无泪这样的顶端杀手都难以伤其分毫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参见郡主”辛良辰行礼,恭敬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二公子免礼”赵灵儿轻声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一改当日的蛮横狠辣,坐在堂中的赵郡主神情温婉如水,就宛如真正的大家闺秀,丝毫看不出任何仪态上的失礼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宁辰见此,心中闪过赞叹,抛去个人恩怨不谈,这赵灵儿确实不是一般之人,何时进退,拿捏的比谁都清楚,该狠的时候绝不半分留情,该退的时候,也没有任何犹豫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宁公子,小小心意,还望不要推辞”赵灵儿起身,将一封信递了过来,柔声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宁辰接过信,看了一眼,轻声一笑,道,“城主的好意,宁辰收下了,请郡主回去之后,替宁辰向城主道一声谢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定会带到”赵灵儿应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正事之后,便是客气的寒暄,赵灵儿有意和两人缓和当日的恩怨,辛良辰也不愿得罪一位皇室郡主,所以,三人相谈还算融洽,不知情者,或许会以为在场三人是相交多年的好友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停留半个时辰后,赵灵儿离去,两人相送到辛府门口,方才止步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宁兄,多谢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辛良辰转过身,看着眼前之人,正色道,他不是傻子,自然看得出来赵灵儿之所以会亲自前来缓和他们之间的恩怨,只是因为忌惮他身边这位修为深不可测的年轻人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良辰兄,这一次,我是真的要走了,保重”宁辰应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保重”辛良辰轻叹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客厢中,若惜走出,看着等在前面的公子,嫣然一笑,旋即快步走了上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两人离开,一路西行而去,漫长的前路,谁都不知道,何时才能走到想要达到地方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公子,那位赵郡主为何事而来?”若惜奇怪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赔礼”宁辰应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礼是什么?”若惜继续问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天枢皇朝殿前竞锋的名额”宁辰回答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哦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若惜顿时没了兴致,这样的东西,公子若想要,到哪里都能自己争来,而且,公子对此没有什么兴趣,可能连去都不会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要去哪里?”若惜轻声问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玉衡圣地,寻回生之法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宁辰应道,这些日子以来,他从辛良辰那里多少了解了一些南陵的大概情况,这玉衡圣地与天枢皇朝齐名,却是以宗派形势存在的传承,坐拥天地至宝,玉衡神鼎,对于回生之术,造诣非凡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他不知道鬼女为何迟迟醒不来,想要找到答案,这玉衡圣地必须要走一趟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不过,有些麻烦的是,玉衡圣地的老祖,是一个接近圆满之境的顶上强者,这样的存在,目前还不宜招惹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强取不可取,那么就只能选想办法进去其中,再办法寻找回生之术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想要进入玉衡圣地,并不算太难,这样的名山圣地,招收的外门弟子数量也十分庞大,虽然再进一步很是不易,但是,外门弟子的身份对他来说,暂时已经够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他欠鬼女的情太多,只能将其唤醒,任何办法都要尝试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若惜没有说什么,她知道,鬼女的事,是公子心中始终迈过不去的一个坎,只要鬼女一天不醒来,公子就不一天不会放弃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她虽然不懂修炼之事,但是她也知道,让一个可以说已死去的人复活,是何等困难,或许,根本没有可能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只是,这样的话,她不敢说,因为,公子什么都可以不计较,唯有此事,是其不可触及的逆鳞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玉衡圣地很远,几乎跨越了半个南陵,宁辰带着若惜一边走,一边如往常般寻找着其他可行的办法,天下异法多不胜数,玉衡圣地并不一定是唯一掌握回生之术的传承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铿,杀!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两人前行的时候,远方杀生震耳,凌乱的刀光剑影激荡散落,竟是有不下十位的先天强者在交手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其中一人,褐红衣衫,容颜清冷秀美,一口刀锋,荡开周身不断逼命的剑光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刺啦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衣帛裂开,衣衫红上染红,红无泪替身后同伴接下致命一剑,刀锋一转,再挡四方凌厉剑光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一刻,红无泪身后,被护下的女子,掌一翻,一掌印在其背上,砰然一声,渐起数丈残红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呃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红无泪身影一个踉跄,难以置信地回过头,看着身后趁机退去的同伴,眸子闪过悲哀之意,为什么!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蒤罗灭生,呵,真是连自己人都背叛这么毫不犹豫”十一位先天之首,一位神色冰冷的中年人嘲讽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大哥不用和她多废话,既然那一个逃了,就将这个送上西天”中年人不远处,一位修为稍弱的男子冷声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红无泪一言未发,脚下奇步踏转,不再恋战,欲要突围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想走,太晚了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嘲讽声中,十一口冷锋齐动,封去前路,一道又一道剑光,不留丝毫生机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红无泪右肩再度染红,剑雨之中,身如浮萍,踏差一步,便是香消玉殒的凄凉结局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,昨日的因,结今日的果,既然选择在刀锋上活着,生死便再不由己身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步踏声响,两道身影缓步走过,一者平静,一者温婉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公子,帮忙吗?”若惜问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生死由命”宁辰平静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若惜没有再说,跟着身边的公子一同继续向前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远方突然出现的两人,引得在场众人注意,在场皆是先天,虽然相隔甚远,依然能察觉到两人的存在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再次的相遇,远远的错身而过,没有停下的步伐,说明了其主人虽不再计较当日事,却也不会出手相助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必死的局面下,红无泪眸中闪过一抹决绝,不顾身后的锋芒,手中泪痕长锋荡开挡在前方的三口剑,旋即步伐一踏,急速掠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两道剑气入体,带起大瀑血花,其中一剑甚至洞穿了肺腑,只是,求生的**前,女子脚步没有任何停留,继续向前赶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追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心知红无泪重伤难支,十一人迅速跟上,势必要斩草除根,不给其任何活下来的机会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不足的千丈距离,此刻却是如此遥远,鲜血自胸口泊泊淌落,一遍又一遍染红身上衣衫,重创的红无泪,神识越发模糊,已近迷离之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两人之前,红无泪终究再难撑持,最后的一眼,唯有求生的希望和恳求,下一刻,昏倒过去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若惜下意识伸手接住了倒下的女子,待反应过来,目光看向身前的公子,闪过为难之色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放下这个女人,赶紧滚”十一人,修为最弱的一位年轻人,神色尽是不耐烦,喝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些眼中只有酒色的纨绔子弟,若非大哥交代,在外不要多惹是非,他真是连话都懒得说,一剑杀了,一了百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想救?”宁辰没有理会,看着自家侍女为难的神情,轻声问道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嗯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若惜点头,看着怀中痛苦昏迷的女子,不忍道,“若惜想曦小姐了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当初曦小姐也曾踏差一步,入了危楼,化身蓝君,其情况,和这位女子何其相似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只是,曦小姐有公子这位兄长护着,从危楼中强行拉了出来,而眼前女子却没有这么好运,他们若不管,今日就真的没有活路了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“既然想救,那便救吧”



    



    话声落,宁辰没有再多说,一步踏出,红衣狂舞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