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免费小说 >

唐朝贵公子_ 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-

时间:2021-02-27 23:53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上山打老虎额小说唐朝贵公子 第三百九十八章:不世之功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张业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百济国王?

    这百济也不算是小国了,主要问题是,百济国一直为虎作伥,和高句丽相勾结,彼此互为呼应。

    若是大唐大相讨伐,要灭百济国,其实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百济国和大唐之间隔着一个高句丽,若是从陆路出征,就必须先灭高句丽,方才可灭百济。

    可若是从海路,眼下这娄师德固然带着十数艘巨舰,两千不到的将士而已,这些人马,不过是杯水车薪,又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他看着娄师德,满脸警惕。

    娄师德却懒得理会这张业,在他看来,张业这等小县令,格局太低,没办法沟通,却是招呼将士们道:“去,将俘虏和金银珠宝都押运上岸。”

    张业此时却是不敢贸然了,因为他很清楚,现在还没有旨意直接确定娄师德乃是叛贼,这场公案,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么娄师德就还是校尉,这娄师德乃是雄州的校尉,论品级,可比他这县令要高上一头呢,哪怕此人疑为叛贼,却还需以上官之礼待之。

    因而,张业在短暂的犹豫之后,一面悄悄吩咐人小心的提防,却一面又乖乖跟在娄师德的后头,且看看着娄师德到底是什么举动。

    这沙滩上的气氛很紧张。

    一艘艘的舰船,都停泊在港湾处,大船里的人,放下了一个个小舟,随即开始向陆地运送物资和人员。

    这海面上,许多的小舟,密密麻麻的,让张业看的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娄师德却颇有兴致地道:“之所以在这三会海口登陆,就是因为此地乃是河运的中心,到时大量的物资,只怕要通过水运送至长安去。除此之外,本官需带着百济王,日夜兼程赶往长安,这是天大的事,所以少不得需疏失匹快马,越是神骏越好,放心,不会亏待了你,现在……我有钱。”

    娄师德说着眉飞色舞,意气风发的样子。

    怎么不意气风发?这下子可以吐气扬眉了!

    张业却听着心里则是满是疑窦,他心不在焉的听着,却只好回应:“这个好说,下官自会准备。”

    虽是应了,却还是有所担心,心心念念的小心提防。

    几艘小舟已冲上了沙滩,而后,便有一个肥头大耳的人浑身捆绑,面上鼻青脸肿的被水手们扯上了岸,他口里哇哇大叫,不过语言却是不通。

    这肥头大耳之人,随即便被押至娄师德的脚下。

    娄师德眯着眼,打量着这肥头大耳的人一眼,而后咧嘴,又乐了:“你看此人,便是百济王,说起来……还真亏了扶余威刚啊,此人被我们扬州水师击溃之后,转过头便降了,这扶余威刚还是百济人的宗室呢,此人一降,便言听计从,表示要做先锋,随本官一起袭了百济王城,说是百济王城里,定然没有准备,只要咱们突然袭击,定能大获全胜。而且百济的军马,精锐都陈列于新罗的边境,王城空虚,定能一鼓而定,哈哈……当初我还怀疑这家伙有诈呢,不过……我既去都去了,怎么能空手而回呢?反正自出了海,我们扬州水师上下的将士,都将脑袋别在了裤腰带上了,深入虎穴,九死一生而已。你看这百济王,听闻我大唐天兵到了,就立即吓得面如土色了,我等杀入王城去,一通乱杀,他虽有禁卫千人,困在宫城内,倘若当真硬气,一面拼命抵抗,一面招呼其他各州的军马勤王,我还真未必能奈何他!哪里晓得,这家伙也是个怂货,我们弄了点火药,在宫城外弄出了一点动静,他便吓得让人开了宫城,宁愿要做安乐公,也不敢抵抗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娄师德狠狠地踹了百济王一脚,这肥头大耳的人,口里哀嚎一声,随即又是泪流满面

    张业看的眼睛都直了,眼前这么个人,就是百济王?

    若这娄师德所言当真,那么……就十分可怕了。

    这就说明,娄师德以区区十数艘舰,两千将士,先需歼灭百济水师,这百济历来以水师称雄的啊,这是何等的功劳。

    此后又深入虎穴,攻入百济王城,虽然娄师德说的轻巧,可这个过程,一定是惊心动魄的,若是没有慷慨赴死的决心,没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力,大多数人,只怕都会选择见好就收。

    而这娄师德,果然是个狠人啊,居然真来了一个邓艾出奇兵灭蜀国的把戏,带着一批水手,就敢对百济国的王城发起袭击。

    这中途若是有一分半点的变数,都可能导致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便见扶余威刚和自己的儿子扶余文,被人押了来,此二人的待遇,显然比百济王的待遇好了很多,并不见被捆绑,气色也还不错。

    不过扶余文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,显然他还是觉得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扶余威刚却是低声呵斥道:“哭个什么,我等现在为大唐立下了赫赫功劳,也为大唐去除了心腹大患,自该笑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父将……”扶余文依旧笑不出来,却是愁眉苦脸地道:“可我们是百济人啊。”

    扶余威刚便压低声音道:“你懂个什么?天底下没有什么事比自己的性命更打紧了,你我父子,手中的水师全军覆没,为了保住性命,降了大唐,就算是逃了回去,大王也定要杀了我们立威。我们的家眷,也都在王城,倘若我们不带唐军杀回去,他们得知我们降了,这一家老小,也难免要遭罪。想要活命,要好好的生存下去,保护这一家老小,唯一的办法就是给唐军做马前卒,只要没有了百济国,我们就不算是叛臣了,现在你我父子立了功劳,将来的际遇,总不会太差,大唐需要一个榜样,才可以让四海宾服,所以到时,你我父子必不失高位。”

    “而至于百济,你这蠢货,现在还没看明白吗?当百济的水师无法压制大唐水师的那时起,百济这区区半岛小国,惹怒了大邦,又有新罗人虎视眈眈,而高句丽人自顾不暇,败亡只是迟早的事,百济的社稷,今日不亡,明日也要亡于其他人之手,这是大势所趋,已非人力所更改!今日你我父子不做先锋灭了百济,他日……便是别人踊跃做归降了。做事,就要像为父一样,凡事要三思而后行,可事情一旦想定了,就得把事做绝,决不可妇人之仁,也不可瞻前顾后,降都降了,还想自己是否会伤天害理,良心不安?”

    扶余文晃晃脑袋,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。

    另一边,却是浩浩荡荡的物资开始运输上岸。

    数不清的货物,堆积如山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自百济王城里搜刮来的,娄师德所带的将士,大多和百济人有国仇家恨,虽然娄师德一再严禁滥杀无辜,可劫掠却是避免不了的,无数的奇珍异宝,统统都运输上岸来,来回的舟船,多如牛毛。

    张业一直张大着眼睛看着,可谓是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倘若一开始,他还不相信娄师德,甚至是那所谓的百济王送上了岸,他仍旧还是不相信,毕竟,这娄师德可以随便抓一个百济人,口称是百济王室就行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出现在他面前的场景太震撼,他却不得不相信了。

    这一船船的宝货,堆积如山啊。

    甚至那娄师德,随手便取了一枚金印出来,在张业面前晃一晃:“你瞧这是什么,这是高句丽人赐给百济王的印玺,哈哈……瞧瞧这高句丽多小气,印玺这般的小。”

    张业看得眼睛直了,这些东西,不是随便就能变出来的,其他可以欺骗,可是东西总不能天上掉下来的吧!

    他脑子瞬间要炸了一般,老半天才道:“娄校尉,我这便请人来点验一下宝货,至于这所需的快马,都不成问题,区区小事,交在下官身上便是,只是下官见娄校尉辛苦,不妨先歇一歇脚。”

    他的态度,顿时变得殷勤起来。

    傻子都能看明白,娄校尉绝不可能如传闻中一般的叛逃,若是叛逃,这么多宝货还有百济国王以及这么多的俘虏算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所以……只有一种可能,那便是这娄师德率一支偏师,尽歼百济舰队,杀入百济王城,立下了不世之功。

    这功劳太耀眼了,将来这娄师德的前途,只怕不可限量啊!

    张业也不笨,眼下不趁着机会,赶紧的多结交一二,将来人家出将入相,会看自己区区县令一眼吗?

    娄师德则是随意地摆了摆手道:“不必了,我亲眼看人点验吧,免得有人手脚不干净,数目算清楚了,再封存,如此,就不会出什么疏漏了。”

    这显然,是对武清县的人不放心了。

    张业不由苦笑,心里却想,若换做是老夫,也这样做,这么多散乱的奇珍异宝,怎么可能随手交给别人去点验呢?

    这一箱箱的宝货被人搬到了阔地上,而后,武清县发动了所有差役和文吏,此时,这里已是人山人海了。

    为数不少的人,也听闻了这事,纷纷围拢而来。

    娄师德让人取了一把胡椅,坐着,有人给他送来了茶水来,他喝了一口,顿时眼里湿润。

    此番出海,海上哪里有什么茶水,便是寻常的淡水,味道也是怪怪的,而今回来,喝了这茶,顿时觉得浑身舒泰,真是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另一边,点验的人手忙脚乱,张业兴冲冲的跑到娄师德面前来伺候,端茶递水,不亦乐乎,先是称娄师德为娄校尉,此后称娄师德为娄相公,再到后来,便称其为娄公了。

    娄师德不想搭理他,只一双眼睛,好似是利箭一般,警惕的看着每一个点验的文吏。

    其他的水手也纷纷登岸了,不少人面带喜悦,眼里也不禁带着几分湿润,终于……回家了。

    一直忙碌到了后半夜,在无数火把将这这里照的亮如白昼之下,最终……一个个新记录下来的簿子,送到了娄师德的面前。

    娄师德强撑着睡意,说实话,眼下这一点困顿,他早没当一回事了,出了海,那汪洋大海之中才是时时刻刻都煎熬无比。

    倒是张业,已经站着都想打盹儿了,见簿子送了来,张业打了个激灵,总算是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娄师德而后将簿子打开赫然写着数不清的账目。

    金:一千九百三十九斤。

    银:五千七百二十余金。

    铜:十一万二千五百斤。

    又有其他珠宝,以及人参等特产,琳琅满目。

    这个数目,令娄师德摇摇头,脸上显出几分失望,口里略有不满地道:“看来百济比较穷困啊,搜刮了他们的王宫,还有这么多富户的府邸,才这么些?一群穷鬼。”

    张业眼睛都要直了,他看着下头大致估算的数目,折钱:五十二万贯。

    这还穷?

    难道还想咋地?

    只见娄师德又摇摇头道:”可惜走得太匆忙了,没有搜刮干净,不过不打紧,来日方长嘛。”于是起身,一脸凝重的样子道:“东西都要好好的封存起来,快马预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走?”张业震惊的看着娄师德。

    娄师德顿时拉着脸道:“当然现在就要走了,难道还在此做什么?时不待我。我只问你,现在长安是个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业一脸无语的样子,却还是老老实实的答道:“江南那里,都说娄公反了,言之凿凿。不过陈驸马,却是竭力为娄公争辩,说娄公绝不会反。若不是陈驸马,只怕朝廷早就下了海捕文书,甚至要拿下娄公的家眷治罪了。只是……下官所得到的消息,都是数日之前的,至于这两日发生了什么,下官却是不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驸马为自己争辩,娄师德绷着的脸,突然出现了一些松动,双目从有神,变得隐隐多了一层水雾。

    他紧紧的握着拳,眼眶在这一瞬间的红了,随后_不禁咬牙,哽咽着道:“父母之恩,也不及陈公子这般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章送到,还有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